非士流
无端天与娉婷

今回说到我大女了,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婷字,我们习惯叫她做婷婷。

当初为她改名其实有些困难,我与太太商讨她的名字时,差不多「改遍天下无敌名」。原因是有太多禁忌了!我太太不想在叫自己女儿时,会想起平生遇上那些不太喜欢的某某,然后,她更加不愿意想起我喜欢的某某,最后,原来加起来的「某某」那么多!

我投降了,最后选了婷这个字,意思是美丽而优雅的女孩子。其实,这名字很普通,上街五十步之内,总有一个在左近!

最近,我这样想,大女是我们结婚后十一个月出生的,并不在我们计划之内,我们一直感到她是主所赐的女儿。所以也算得上:「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簾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是不是很gag!)

名字普通有普通的好,正如我向两个女儿强调做人要「低调」,只有沉得住气做一个普通「人」,才有机会认真去做一个人,若连最基本做一个人的事也做不来,就不用想做什么大事了。

然后,婷婷长大,很有气质,内歛平和,却常常显出大将风範。

她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让我告诉你一件有趣的故事。大约十岁左右,婷婷的小学校园电脑化,老师派给每一名学生一个电子邮箱,于是她兴致勃勃要学上网。第二天,我在办公室收邮件时,便收到她传来的一个电邮。她这样写:

我幸福快乐的童年,
全因为有了你;
谢谢你以关怀和慈爱伴我成长。

我收到后,非常感动(其实感动了好几年),那一刻我想起了许多片段,一直以来,我们陪伴她上学、去游乐场、学芭蕾舞、弹琴、病了看医生、晚间陪她做功课,点点滴滴,一切一切,我们放在她和妹妹身上的关怀照顾,她们给我们的喜悦和牵挂,都因这一句话串连起来。

做父母的看着儿女长大,不经不觉时光飞逝,也不知自己做父母做得好不好。就如太子道旁的白头榕,每年春天,看见那白色黄色的花灑落了一地,一年复一年,我踏着黄花归家,然而,人生就是这样踏出来。如梦如烟,枝上开花又十年……

原来,我和太太正为她编织了一段幸福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