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有時   
     喪禮隨想     

喪禮隨想

吳庭樑

安息禮拜的用語

喪禮,令人想到生與死的意義。聖經說,「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提醒各人在世時要把握機會信主,否則後果自負。當然,信徒也要向神交賬,審判是從神家開始的。另外,「聖民之死,極其寶貴。」神眼中看重祂每個子民之歸回安息。還有,主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11:25),這更是安息禮拜中常用的安慰金句。除此之外,當預備安息禮拜時,也會選用主耶穌的話:「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約14:2-3)、「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14:6),最佳的一句,是「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多麼美好啊!然而,保羅也提供不少鼓勵的信息,就如「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沒指望的人」(帖前4:13)。當然,在啟示錄裡,約翰更形容天家是沒有眼淚、痛苦、疾病、死亡、罪惡的地方,就是安樂窩、歡樂城、人生樂土、永恆歸宿、與主同在的聖殿、榮美的家鄉……。總而言之,生和死都涉及人生的信念,在乎我們信甚麼,接受甚麼。但基督教明顯給了充分的答案。

合乎人性和神性的安息禮拜

有一次安息禮拜,安息者是一位兒孫滿堂的長者,無憾而去。老伴作見證:「他看著電視,嘻嘻哈哈,雙腳一伸,咳一聲,就這樣去了。」在座各人也不禁笑起來。又一次,講者半開玩笑說:「他可好啦,不用捱世界,離開時,還有時間交待家中的狗貓!」當然,這是老朋友的話。其實,也有離世者預先安排好喪禮各項程序,例如唱甚麼歌,唸甚麼經文,還要牧師講甚麼「浪子回頭」的福音信息,好讓自己死也死得有意義,不浪費大家出席喪禮的時間!算是想得周詳吧!

然而,生死榮哀,大多安息禮拜卻是悲傷的;生離死別,難免哀愁。畢竟笑喪,仍屬少數異數!那麼,善用安息禮拜來佈道,可行嗎?可能的,特別是過身者的遺願,各人都得尊重他的心志,為此家人也不會太大反對。若不是,信主的家人的意願,也屬無可厚非。只是牧者應小心處理,免得遭人話柄,也流於勉強和行銷貨品一樣。不過,若能巧妙地帶出信息,則是高超和美麗的藝術。因此,不少愛主的親屬寧願選擇分享個人見證,特別述史上,強調生前的信主經歷和改變,以此來勸勉親友,也得把握時機歸主。相信這是最佳的途徑!不過,有論者批評,究竟安息禮拜的主角是誰呢?就著場刊、靈堂、門眉、告示版、訃文全都是過世者,連親屬哀傷落淚也正為靈堂上相片的摯親,主角當然是他!別人也不會摸錯地方,以為進了主日崇拜場所呢!因此,喪禮的安排也當為著這位去世的親人,這是人情上不可或缺的考慮,無須超現實抽離地講述於喪家毫無幫助的大道理。這不關乎屬靈與否的問題,其實,每個信徒也應取得平衡,有神性(divinity)也得有人性(humanity)啊。

信徒離世的緣由

其實,沒有人知道何時離去,積極的人總覺生有可戀,工作尚未完成,就此去乎?故此,人離去總有神的意思吧!我在想,若果神收回我的性命,必有祂的美意,這是基督徒應有的信心。事實上,神收回一個人的生命總有祂的意思。最少有數個可能:

第一. 這人犯了罪,那麼收回他的性命,便是審判的臨到。像使徒行傳中欺哄神的亞拿尼亞和撒非拉,所受的遭遇就是即時死亡。然而,普遍地,神還是給人機會和恩典的,斷不會貿貿然地如此行。

第二. 神為他好,為他著想。叫他息了地上的勞苦。也許,一些在極之困難,又難以改變中的受苦者(或許對絕症者而言),或神會說,讓他享真正的安息,免受進一步的痛苦。

第三. 時間到了,神預知的生命年日已盡。當年亞伯拉罕、摩西、大衛等日子滿足,便離開人世歸回起初的出處。當然,各人不知自己在世有多少年歲,神若認為,夠了,該返回便得返回。不過,歷代的猶太王中,尚有希西家求歲數;當他患重病時,向神呼求,神也讓他多些在世歲月。

第四. 神是看大圖畫的,若果牽一髮動全身的話,神不是看當事人,事主為何不死,當下神不即時收回這人的生命是為著別人、身旁的人著想而已,例如歷史的暴君都可成為神的工具,用來教導或煉淨神的子民。

第五. 我認為若不是以上原因,可能神叫祂僕人返天家是為了祂的事工被興起和繼承,像主耶穌一樣,「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這算是最積極和最具價值的。意思是若神取回我的生命,為的是叫更多人被激勵,興起為神,許多事工得到更新和發展,那麼這樣的死比一切都有意義和長遠果效!

彼此勸勉的話

其實,「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人生數十載,活得怎樣,浪費或蹉跎歲月,惟有神知道。若十年如一日,生命毫無進步、突破和更新,那活著又為了甚麼呢?我們豈不應為主而活嗎?換言之,安息禮拜裡高舉主名,叫人看到神是人生的主宰,惟有這樣,來自神的真正安慰和平安才叫人得幫助。

(作者為中國佈道會沙田迦南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