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子女   
     離別情     

離別情

吳庭樑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腓三13)

昨日今日

離別在即,心中惘然。「人生踏進不同階段」、「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人生何處不相逢」、「短暫分離,或許換來日後重逢」、「光陰有限,當趁早朝目標走」......但哪一樣代表心聲、反映個人真實境況?原來離別不易,「我並不帶走一片雲彩」,真的那麼灑脫?原來也不懂得怎樣話別,說再見。雖不贊成到處留情,但人畢竟是有感情的,所謂「日久生情」,又如何抗拒呢!其實想深一層,每天豈不是同樣向昨天告別嗎?今天我不也是向昨日的我: 那抱歉的我、那得意的我、自以為是的我、自鳴清高不可一世的我、歡樂的我、憂傷的我,甚至無聊的我、孤寂空蕩、心安理得、叱宅風雲...的我告別?今天的我,也同樣向昨日的你、昨日的他說再會!昨日的種種已死,今日的種種活著,就讓過往的埋藏,最少交給神處理吧!面對話別,你如何預備呢?

話別

經過數月交心式的切磋砥礪,在伉儷課程系列完結前的最後一課,導師與眾學員討論「如何話別」的題目。

阿甲兄:「我會預備記念冊,請大家寫下勉勵的話。最要緊留下相片,否則,你知啦!慢慢就忘記各人的容貌啦!」他笑咪咪地說: 「誰擔保你數年後會不會發福了,又肥又大肚腩,認得你才怪呢!」同學們對他的笑話報以噓聲,尤其他的太座,更不悅的瞪著他,這也難怪她,有影射之嫌嘛!「當然最好有地址電話,定期或最少一年半載,大家出來吃飯,聚聚舊便好了。」他總括地說,倒也是真實的心聲。

阿約姐:「我才不那麼俗套,我打算為每對夫婦預備一本相片簿,內中記錄多月來大家一起上課,活動、遊戲各種片斷。」這樣的心思令全班同學肅然起敬,說句: 「好啊!」「還有,你們識做啦!『投之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則永以為恐。』總之禮多人不怪。」同樣,大家喜笑中手舞足蹈,又報以噓聲,更有人向她擲物。她的先生連忙護駕,兩人真是同心。不過有一點是真的,話別從來都是雙方互動的。

阿炳哥:「我呀!首先當然是謝宴啦!」立時有人說: 「擦鞋仔!」「不,不要弄錯。豈不應該多謝老師嗎?中國人說『民以食為天』,食是最好的慶祝,對嗎?試想大家舉杯祝賀,彼此祝福各奔前程,何樂而不為?好頭好尾啊!昔日有甚麼得罪的地方,就籍著把杯底化解吧!」他總算用心良苦,不過有點補鑊似的,相信第一個可能就是大家望著的炳嫂。但也有同學投和議票。但見導師眼前也為之一亮呢!「其次,就跟大家說吧。不,跟太太吧!」他不好意思地留下一份尊重送給太太。

阿鼎爺:「我舉腳贊成搞謝師宴,最好廬峰、黃金海岸或畫魴、富豪也好,總之要勁的!」隨即遭其他同學指著說: 「多謝你請客啦!最好由你贊助補貼吧!」「人一世、物一世,人生幾何!該高興時就高興,該慶祝時為何那麼吝嗇呢!導師不是時時在我們身旁,該好好致謝才對。」難怪不少商場、政場人士常舉行豪門夜宴了。他那麼入世又懂人情世故的斯多亞派人,將來世界豈不是屬於他。最少他早已贏取了太太的歡心,如今又認真地向各人大灑香水。

阿茂記:「話別就是有點不捨得......」他還未說完,就招來別人取笑,老伴也連忙遞上紙巾。其實大家嘻笑中的確起了共嗚,只是欠直接表達而已。「我會送給每個人一份自製心意咭,大家不要介意,用我茂記的獨家書法。經我大筆一揮,顏元真,王羲之也差不多而已,俾面俾面啦!」他一面說,一面洋洋自得,自信極了。今回大家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不過導師也報以一份肯定的眼神。也許他會寫下甚麼「作育英才」,「桃李滿門」吧!有多口的說: 「記著寫張『多謝賢妻』啊!」倒也有意思。

阿志弟:「我會用我至甜至美的歌聲來多謝導師,並向各位摯愛的同窗話別!哪, 各位先生、女士:就讓我高歌一曲“To Sir With Love"的Beta試唱MP3 版,Music!」奇怪,大家又跟他「癲」埋一堆。各人哼著「登凳戥鄧...」又有敲臺敲凳打起節拍來。一段完了, 「耳油」未盡,阿志又舊曲新唱: "...but one thing I must say before I go. I love you, you know..."實在太動人了,挑起了我們難忘之情。然而,最陶醉的必定以他為榮的志太了,尤其那句「我愛妳」肯定是她最愛的。

雖然全班「齊嘩嘩」你一言我一語,但離別之情個個都放重在心。各人都難捨難離,昔日每段分享仍歷歷在目、每滴眼淚、每次真誠擁抱、每個喜悅釋放的表情都存放心中。最後我們約定了謝師宴的日期,選出了班長和聯絡員,又相約在春季見面,一次夫婦營在夏季,還推了導師做榮譽顧問。似乎人與人之間沒有了永久的分離,但也沒有長遠的相聚;無論如何,我們都珍惜今天所擁有的,最少目前還剩下兩老面對面、心連心。

作者為中國佈道會感恩堂牧師

版權屬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