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期-婚姻路十架路   
     走過離異的幽谷     

黃麗彰

雖然離婚的數字每年颷升,但大部份人在結婚的一刻都沒想過離婚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當離異果真發生時,當事人——尤其是被迫接受的一方——所面對的震撼和傷痛是無以復加的。究竟離婚帶來怎樣的傷痛?

一. 離婚帶來的傷痛

人生觀/世界觀受到動搖

一個人的人生觀可算是立足世界的基石,就如一幢大廈的根基若被動搖,整個人生就有倒塌的危機。離婚,正是動搖了當事人的人生觀――向來的做人方法。過去在親密關係中曾沒有保留地相信人、情感上依賴人,或許亦曾作出種種犧牲,但到頭來卻換來對方的出賣和離棄,當事人不禁會問「生命是否如此荒謬?」「世界為何會如此不公平?」「過去一切努力是否盡是徒然?」這些問題和嗟嘆可以動搖一個人,在無常的人生狀態下找不著應有的立足點。

1情緒上的衝擊

除了人生的根基受到動搖以外,當事人最直接的經歷是情緒上的煎熬,儘管如何努力,嘗試諸般方法,那令人難耐的痛楚都好像揮之不去。每當夜闌人靜的時候,腦海中會浮現種種前塵往事,因過去的事情而衍生的憤怒、難過、傷心、內疚、飲恨如夢魘般纏繞著,對未來的擔心和焦慮也無從找到落腳點,複雜的情緒糾結在一起,不知何處是始,何處是終。有時亦禁不住那復仇之火,腦海中幻想對方的悲慘結果,以洩心頭之憤;有時又彷彿跌進虛空之中,看不見甚麼值得留戀的東西,倒不如放下一切,了此殘生;亦有些時候想振奮起來,仿效那經歷火煉的鳳凰,振翅高飛,但一瞬間的亢奮又如泡影般消滅,很快又再跌進憂鬱的情緒深谷。

2自尊受創

被迫接受離婚的一方往往難以避免質疑自己的價值:「為甚麼配偶寧可選擇別人,都不想與我共處?難道我真的那麼討厭嗎?」縱然口裏不住指控對方的不是,內心深處卻相信自己是個不可愛的人,那種被人嫌棄、被人評價的痛楚如利箭般直插心坎,對自我價值徹底質疑。

二.走出哀傷的幽谷

1重建生活秩序

配偶一旦離開,建立了多年的生活習慣頓然亂了。以往是配偶帶孩子上學,修理家中電器,安排財務,如今他離開了,怎樣重新安排這些看似微小、但影響重大的工作?因此離異的初期往往是重建生活秩序的關鍵時刻,此外,漸漸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活圈子也是必須的。放眼四周,不難發現周遭有很多樂於提供實質支援的朋友。例如,我聽過很多善良的家長願意幫助離異家庭照顧孩子,令不少單親家長減輕沉重的生活壓力。無論如何,從這些具體的生活安排中,當事人開始接納離異的事實。

2騰出空間面對傷痛

待具體生活漸漸上了軌道後,不妨騰出空間面對內心起伏不定的情緒。面對不等於沉溺。沉溺令人自憐自卑,而面對是讓人如實地經歷、體會,經歷情緒可讓情緒慢慢流走。其實情緒的運作有如流水般,不能用人為的方法阻擋它,只能疏導,讓它流過去,它是不會停留的,經歷情緒正是這個原理。

經歷亦不等同發洩。經歷是一種內心的體會,而發洩是一種外顯的行為。因此經歷情緒可以在安靜中進行,經歷情緒的同時,亦會對自己有新的發現,不少人在痛楚中對自己有更新、更深的認識,例如自己的幽暗面、情感運作模式、一些自己從不知曉的執著和價值觀、甚至是過去的傷痕等等。重要的是這個認識自己的過程必須與信仰結連,才不會陷入無止境的自責、自憐和內疚中,而是體會造物主那不離棄的慈愛,心裏得著釋放和肯定。

3容許未解的疑團

在面對自己的過程中,往往出現很多未能解開的疑團:「為甚麼不幸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為甚麼他會這樣待我?究竟生命有沒有公道?」一時之間,這些疑問很難得到滿意的答案,有時待一段長時間過後,才會明白離異在自己生命中的意義,也可能生命走到盡頭也未必找到答案。其實在我們有生之年,往往都會遇上或多或少的荒謬與無常,不論這是生命的本質,還是魔鬼的工作,重要的是我們相信上帝是那位既慈愛又憐恤的神,不論遇上何事,衪所施的恩要比我們經歷的苦更多、更豐盛。

4饒恕

這是一個十分艱難的功課,很多時候這不止是一種道德的力量,而是一種屬天的智慧與能力,無數人都分享因饒恕帶來的釋放,當離異的傷痛漸漸減輕時,我們不妨祈求一份饒恕的力量,讓自己真正回歸心靈的平靜。

三.總結
痛苦往往是柔化一個人的過程,在極大的痛苦過程中,我們彷彿被一股巨大的鐘嗚敲碎了心田,亦敲醒了昏睡的自我。在痛苦裏我們會經歷諸般情緒變化,亦經歷嶄新的自我認識。然而我們必須相信在這個過程的背後,是恩典承托了生命,是救恩化解了苦毒,由此,人才可以從痛苦中釋放,從悲傷中衍生愛的力量。

(作者為柴灣浸信會輔導中心主任、任職婚姻家庭輔導近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