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期-家庭暴力   
     劈開冰山     

◆吳李金麗

「如果他真的愛我,就應該為我洗浴缸。」美美很不滿的說

「妳又沒有叫我洗。如果妳開口說出來,我一定會做的。」阿強很委屈的回答。

原來美美認為丈夫若是愛她,就會自動為她洗浴缸。現在丈夫沒有做,她就斷言丈夫不愛她。

家庭治療大師沙維雅女士(Virginia Satir)的個人內在冰山比喻,叫我們從人的表面行為,深探人行為底層的需要。


「渴望」是人類共有的,人人都渴望被愛、被接納、被認同;人人都渴望自己是可愛、有價值、有意義、有自由的。這些渴望會化成「期待」。我們可以看見美美心底渴求丈夫的愛,繼而轉化成對丈夫的期待:「他若愛我,就會為我洗浴缸。」可憐的丈夫,並不知道妻子對他存著這樣的期待,即或他做了十樣百樣甚至千樣的行為來討妻子的喜悅,只是沒有做對妻子對他的期待,妻子還是不滿足,認為丈夫不愛自己。這個不滿足就常常成為挑啟爭端的源頭。

沙維雅認為人的改變或行為的模造,經歷行為底層多層面的意識變遷,直達人內心的渴求。冰山的最底層是「我是」,就是人的生命力、精神、靈性、核心和本質。從信仰的角度而言,「我是」就是人的靈性,就是「真我」。

一.真我

真我是按著神的形像樣式造的(創一28),神將生氣吹在人的鼻孔裏,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創二7)。今天,凡信耶穌的人,都成了新造的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真我裏面包含了真理、愛和生命。

1. 真理:肯定、欣賞

神造人後,「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一31)。因此,這個「好」的真理,存在我的心內,當我聽到人說我不好時,這與我內在的真理相反,我感到矛盾,不好受。當我追求真理,並肯定這是對的,我經驗真理。
所以我需要真理的肯定和被欣賞。

2. 愛:關係、親密、陪伴

神是愛(約壹四8),經驗到神的愛,就經驗到親密。在愛中建立親密關係。

3. 生命:安全感、發展、滿足

我們想學習多些,豐富生命。原來生命是可以發展的。當我的生命發展時,我就經歷主,因為主來了,除了叫人得生命以外,更是叫人得的更豐盛(約十10)。當經歷生命的豐盛時,我就經歷了主。

二.自我
自我就是操作的我,包括了與人相處、衣食住行、思想感情等部分。自我的特色是有存在的痛苦,這是自我常經驗的,是不可以選擇的。真我渴望有愛,自我卻得不到,於是便會痛苦。所以,自我的特色是有存在的痛苦。

三.面具
人活在痛苦中,想出兩個方法來消除痛苦:

  1. 往外走:人企圖用面具來減輕痛苦。不同的文化、成長背景產生不同的面具。
    1. 身體:遇到壓力時,人或選擇狂食、厭食、渴睡或不睡、痛症、狂看電視或影碟、打機、上網、飲酒、打麻雀、追求性等來減輕痛苦。
    2. 思想:當人的生命受到威脅、不安全時,他可能以「抝頸」或是指責的方式表達。贏讓他感到安全,在指責和規矩內讓他得到安全。
    3. 情感:自問「為何我這樣苦?」不停的埋怨、自憐,整天以眼淚洗面。
    4. 行動:用不同的方式來減輕痛苦,例如購物、罵人、上網、飲酒、、談天說地。
    5. 神觀/信仰觀:恆常去教會、奉獻、事奉,背後的神觀是「我這樣做會使神滿意」。就如法利賽人有很好的倫理道德,遵守宗教所有的規條,卻得不到主的喜悅,因此,神觀可以作為面具。
    6. 人際:操控(操控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依賴(不用負責)、取悅或批判。
  2. 往內走:面具的出路並不是真正的出路,面具也有渴望。存在的痛苦的唯一出路是往內走──靈修,是慢慢的,需要花時間來找回自己。不是用腦知道,而是經歷;不是靠自己努力,而是主的恩典。

 操練方法:

不是除掉面具,相反的,面具可幫助我們往內走,例如上網找人聊天,發現自己有存在的痛苦,「原來我是空虛的」,想在網上找人傾談,與人有連繫。當我發現自己的空虛,馬上停下來與主傾談。能夠在面具下對自己有這樣的發現,乃因你有自律性的祈禱,才發現自己有存在的痛苦。因此需要:

  1. 養成每天靈修的習慣。
  2. 敏銳察覺自己的感覺。例如問問自己:「我不服氣時,有何感受?」「我會生氣」。「屈服與甚麼有關?」「與生命有關,生命感到不安全。」當我的生命感到不安全時,我又有何感受?「恐懼、驚慌、想逃走。」那麼應當如何處理?
    1. 發現:存在的痛苦是甚麼?
    2. 接受:我有恐懼,我驚慌。
    3. 對話:告訴主。
    4. 恩典:仰望主的恩典,求主賜下頓悟與自悟的恩典。

夫婦、親子之間的衝突,不只是單看表面的事件,更要往內觀察,發現自我有何痛苦?真我的渴求是甚麼?尋找真正的出路,重回主的懷抱中,得餵養、得滋潤、得飽足。

作者為《天倫樂》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