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藍圖   

  剛剛慶祝了結婚27週年紀念,是一個溫馨難忘的二人世界。有人說:當兒女們都離家了,狗兒死了,人生才剛開始。 (Life begins when the kids left home and the dog died.) 今天,我們就是處於這個光景,兩個人好好的在一起,為剛開始的人生而雀躍。

  回顧以往的日子,讓人看得見的,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事情,沒有甚麼大病、失業、婚外情等等。連僅有的交通意外也只是小風波,沒有傷人,沒有官司,破破財,得個教訓。就算移民這件大事,生活上的小節,也算應付得來。眼見人家的丈夫,終年港加兩邊飛,沒有男人在家的日子,孤單又無助,等到接得夫君回家,萬事才好像有個著落。我家男人竟願意放下香港的專業,一家四口在溫哥華,完整無缺,我還可以要求甚麼?移民的生活,不用憂柴憂米,有時更令身邊的人羨慕和妒忌呢!總的來說,沒有甚麼事項是需要放在祈禱會中記念的。

  但是,骨子裡,27年所經歷的煎熬,是死完又死,破碎又再碎的艱難。曾經試過,每當讀到聖經:要愛你們的仇敵(馬太福音5:44),心中第一個閃出來的是我的丈夫,曾幾何時,愛人變了敵人。大家各自都曾有過這樣的衝動:開車出門,不再回家。這麼多年,晚上從不失眠,唯獨與丈夫在冷戰的時候,卻可以眼光光到天光。亦曾去到心死的地步。試圖找輔導談談作最後努力。但想到面對輔導員時,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心怕就會被指身在福中不知福、無病呻吟,就只好作罷!雙方都曾經因為失望而想過放棄這個家和這段婚姻。

  通常,表面上的傷痕和身體裡的病痛都比較容易察覺。上山滑雪回來,腳上打個石膏,身邊每個人都會看得到,無論別人抱怎樣的態度,傷者都會被呵護、得到安慰和身心需要的支持。某某弟兄得了癌病,全教會的禱告網立刻發動,為他代求,甚至安排幫忙處理日常的起居飲食等。但是,心裡的傷痕和關係上的患處卻不容易看得出,也不輕易公開。每星期回到教會,打個招呼,你好、我好一番,又過一星期。就這樣,難唸的經每天唸,久而久之,自己也麻木了。但身處幽谷中,越走越孤單,與自憐和苦毒為友,婚姻裡的滿足感也越來越稀薄。當有一天,發覺不再需要為其他人或某些原因支撐下去時,就是各走各路的時間,構成空巢期危機之一。所以,不要被外表的風光蒙蔽自己,正視有病的地方,承認有需要,才能得到適當的支持和醫治。

  為甚麼一個好弟兄和一個好姊妹,不一定理所當然地成為好夫妻?當然,美滿婚姻不是垂手可得,要我們不斷的努力經營。縱使我們明白神的婚姻藍圖、掌握了溝通之道、精通愛的言語,關係中卻仍然有不安的感覺,就好像有一活動空隙,當事情順利,生活豐富的時候,這空隙可以縮小到不能覺察到,但有時又可以藉著一句說話、一件事,這不安可以擴散漫延到每一個細胞,令人喘不過氣來。這樣反複煎熬了不短的日子,終於看到問題的徵結:事由我未能完全接納配偶由神而來的獨特性,神造了他之後,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世記1:31)。當一切按著我的需要和期望時,他就是不夠好。面對仙境一般的風景,為甚麼他總是不能停下來,讓我可以小鳥依人般,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這才是浪漫嘛!面對要解決的問題時,他總是第一時間看到事情的大圖畫,解決辦法跟著就來了,為甚麼他不能看清楚、聽明白細節,才下判斷?若是他決定了要做的事情,就好像導彈鎖定了目標一樣,不論時間環境,絕不放過,為甚麼他就是不能衡量一下客觀因素和身邊的人的感受,卻製造出一大堆尷尬呢?這些都好像是小事情,但很多時卻演變成大風波。

  神造每一個人都不同,我們都會同意,但卻未能真正了解其意義。神造我配偶的獨特處,我能否看到,從而欣賞。他沒有的,我為甚麼要堅持?而且,凡事都可以有兩面看,用得恰當,放在生產線上,正是神的美意。在神的計劃中,我作為配偶的助手(創世記2:18),正是要面對這樣的一個挑戰,我的工作就是要明白神的美意,認識神給我的材料,助他成長、成熟和成功。看見一個唐氏綜合症患者,我們都會認同他的限制,會體諒和接納。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限制,而這些限制不一定是在外表看得到,有時是需要即如夫婦的親密度,才能夠透徹領會和體恤。

  其中一個最大的障礙是我自己的既定觀念。從小被愛情小說和電影吸引,不知不覺間代入了公主的角色,渴望與身邊的王子,從此歡喜快樂地生活,卻未認識清楚幸福婚姻的現實。還有坊間流行的時代曲,在美麗的旋律中,似是而非的愛情觀就爬了進來,在心中認定是理所當然的。還有其他有關愛情婚姻的定型,以我為中心、唯我獨尊的文化,慢慢的在污染我們的心,使我們離開神的標準與心意。所以實在需要在這裡醒覺,聽是聽、看還看,卻是不可以當真的。也是需要把這些不切實際的遐想治死和粉碎,好讓神的話語和心意能在心裡扎根。

  放眼看這個世界,在眾多女子裡,神就是造了我,放在他身邊,這樣的醒覺,實在叫我謙卑!其實,最終就是我可否放下驕傲和自我中心,完全順服神,接受祂的全部賜予。更要有足夠的信心,相信從祂來的,必是於我最有益;也仰賴祂的恩典和大能,解決生活中的需要和難題。就這樣,內在環境得到改變,慢慢能讓心意更新而變化,能欣賞配偶的獨特,在合作的氣氛下,事情就有轉機。當我可以放手的時候,反而在神裡面完全的得著他。祂的大能在我們的婚姻中彰顯,在祂沒有難成的事,人做不到的忍耐、體諒、寬恕、接納等等,在祂都能。問題只是:我肯不肯?

  今天,為我們的婚姻而感恩。我們的一雙兒女,在他身上學到甚麼是委身,做事怎樣有始有終,堅持到底,作一個負責任的人。至於我,正期待著下次往Whistler或Alberta的途中,他享受著馳騁於高速公路上的樂趣,而我就可以盡情的欣賞有動感的湖光山色,雖然沒有把頭靠在肩膀上,只要兩人手拉手,一起變老,這才是我們的浪漫。神會說:我早就告訴你們了:二人成為一體嘛!多好!

 

黃美香姊妹與盧春生醫生除了在北美各地為家新帶領夫婦營會外,也經常被邀主領與家庭有關的專題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