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藍圖   

  對眼前坐著的這一對夫婦認識不深,但卻被他們近乎赤身露體的坦白驚嚇幾次,「O嘴」得來有點不知所措。他們都來自香港廉租屋的品牌石峽尾,出身草根基層,但又各具台型,丈夫念慈透著炯炯的眼神,不忘揮動他的雙手比劃過往十年的崎嶇婚姻路,配合他不時夾雜帶點豪氣的聲調,嘗試將自己三十年來的賭徒興衰史一傾而瀉,吐之而後快。而旁邊的太太愛珠時而幫忙著補充,時而不慌不忙地更正,總是充當著念慈的最佳賢內助。在另一次的專訪場合,他們帶來身上還穿著校服的六歲女兒樂蕊前來,她怯怯的躲藏在父母的身後,很快小妮子便很懂事的坐在一旁做功課,沒有太多的喧鬧。

在不平中找平衡點

  念慈憶述十三歲時與兩弟一妹從中國來香港定居,本來在中國讀書成績優異的他,被父親的一句話改變了一生:就因為你是家中的老大,不要妄想再讀書了,做工賺錢幫弟妹籌措學費吧!說來還是有點氣憤著爸爸當年的決定,好像從天堂裡跌下地獄的分別,又傷又痛!加上現在弟妹都有專上大學的學歷,變成倍加的自卑。從廚房當散工開始混起,副業卻學懂在偏門行中放高利貸和承包外圍賭博的勾當,很快第一個一百萬垂手可得,賺錢容易自然心存僥倖,十六、七歲便不知不覺染上賭癮,仗著存在銀行的一百萬,換來多於數倍的信用額和信用卡,最高峰時擁有超過四十張的信用卡(欠下太太、弟妹的信用卡數還未計算在內),最後都變成賭檯上的籌碼,如水般沖走。念慈深信的賭博哲學是「在哪裡失去的,就從哪裡賺回」。至終在賭檯上他不單輸去了親人的血汗錢,也輸去了至愛親朋的尊重和信任,每一次的戒賭誓言,痛哭流涕,換來多一次的寬恕,亦帶來多一重的失望、再一遍的受傷,只有狠狠的說一聲:「念慈,你沒得救了!」

逆流而上的人生

  自小在石峽尾街市長大的愛珠一直來性格勤奮上進,絕不輕言放棄,善於把握在身邊游離的每一個機會,美容化妝師、製衣女工、旅行社文員,到擁有自己的旅行社及婚紗店,一切都來得順利,相信自己的手可以打造美好明天。沒想到十年前憧憬的美滿婚姻,一下子是噩夢的開始。愛珠回憶在婚宴當晚,已經有分手的念頭,多次的離家出走避債,數不清的灰心失望,到最後完全的心死。

我所愛的病了

  經過廿多年顛簸的賭徒生涯還沒有醒,唯獨那一次太太非常決絕的說:「已經甚麼都沒有了」,而事實也是可以賣錢的都拿去賣了,被拒於門外的念慈首次認識到這趟是來真的;當時愛珠的意念也是默默地安排一次與女兒人間蒸發的行動。念慈在走投無路的光景下自己走上「工業福音團契」的_「問題賭徒復康中心」要求戒賭,本來是試圖減輕債務,解決問題,最後變成得著耶穌,得著生命,得著醫治。

重新接納的代價

  「本來我就是死心了,有天他哄著我要與他一起去戒賭,心想這次他連耶穌都利用了,真卑鄙!初時我順著他是要多些時間籌劃忽然失蹤。在「工福」戒賭的聚會裡,不知甚麼原因,很喜歡出去接受陳牧師及師母的代禱,每次我都流淚,每次肩頭都像輕省多一些……直到有一次,念慈有感動決志信主,他拉一拉我,我也跟著出去,只記得當時走出去的腳步,好像是飄出去的一般輕省。」

愛珠重新要接納念慈也不知道將來是福?是禍?也搞不清自己要高興?還是為自己多添一重憂慮!當時債台高築,在任何場合都很怕財務公司來討債,他們為求達到目的,務要折磨你,連人的最基本尊嚴也要剝削了;難處是自己的家都滿是破洞(loan)漏水了,還要兼顧一個患重病的丈夫(病態賭徒先要自我承認有病),離他而去債項可以置之不理,現在又重新「咩上身」,心底滿是掙扎的。但當我看見開初這三個月念慈的改變,我漸漸相信神會改變他。

生命內在的改變

  在「工福」接受戒賭,念慈歷盡許多的人情冷暖,看見很多的同期師兄弟再陷賭海,骨牌效應般跌倒不免影響自己對神的信心,他有很多金句傍身,「重新做人,終生全戒」、「要找對路、才有出路」、「時間能改變一切」、「今日重大難關,明日過眼雲煙」、「戒賭不是為自己,以家人的喜樂為喜樂」、「生命無改變,行為無改變,無一倖免」……。在念慈第一次公開為主作見證,下來時「工福」的潘仁智總監送上基層恩愛夫婦營的報名表,,囑咐他參加完回來跟他匯報。從此夫婦倆又走入另一個的祝福裡。

不離不棄不配有的愛

  愛珠在營後跟大家分享:「今早睡醒了,丈夫換了另一個人」,好像還未習慣被神更新了的丈夫。而念慈深深體會珍惜現在,盼望還有的日子擁著太太共享餘生。參加過夫婦營沒有保證夫妻從此不再吵鬧,而是學懂更會欣賞對方,珍惜愛護彼此之間的這份情。現在已經是家新基層事工帶領夫婦的念慈和愛珠,回頭望來路,細訴當年曾經承受的傷痛,道來沒有掀起多大的漣漪,有點是為我講述過路人故事的味道,很不是味道!

  唯有請這位坐在眼前的硬漢,回想一下愛珠過往做在他身上而令自己感動的情境,想不到念慈即時「彈」出兩件事來,也不算沒良心呀!

  二千年女兒出世的當下,屬於高齡產婦的愛珠在產房催生時昏倒,樂蕊搶救出來短暫窒息,醫生告訴念慈若果嬰孩在十二分鐘內還沒有救醒,腦部神經將會受損,終於孩子救回留在深切治療室觀察,那邊廂身為新生父親的念慈覺得孩子死過翻生是難得的好彩頭,機不可失連夜乘船趕往澳門博彩,結果不單信用卡的廿萬簽帳泡湯去了,還借下三萬元的高利貸,回到醫院硬要迫剛做完手術的愛珠偷偷出院往銀行提現款幫忙還債,當時太太沒發怨言,默默承受,念慈知道實在傷得她太厲害了,現在想來也感到非常愧疚,並體會到她那份無條件的愛。

  另一件事念慈開始了戒賭後,周遭的家人沒有一個願意相信他,惟有愛珠用了個多月的時間主動遊說念慈的母親,出來支持及鼓勵念慈繼續在「工福」裡戒賭,並與弟妹出席了她兒子的「戒賭畢業典禮」,念慈心存感激妻子為著愛他的緣故,不計較以往與婆婆的嫌隙,放下自我,突破自己。

在家裡失去的,就從家裡賺回

  信主後的念慈勇於做一個難得的真男人,在以往兩夫妻家無寧日的生活裡,最受罪的是女兒樂蕊,情緒不穩,令她很小便有咬同學的異常行為,為修補過去對女兒的傷害,他真誠的親口請求女兒原諒。在多次的夫婦營裡,他懇請愛珠完全的寬恕。求饒恕的動力都在於神,因為主耶穌先用祂的血塗抹了念慈的過犯,而且在愛裡是沒有懼怕的。經過戒賭兩年多的火煉,念慈與愛珠逐漸重新堅強的站起來,復和從來就是很難學的功課,也是很難做的練習,盼望他們實踐家新帶領夫婦強調的生命操練,先死而後生,神叫我們學習完全的降卑順服,才能抬舉我們升為至高(腓2:8-9),至終為要得著那些尚未達至復和的親友們。

別人生命中的同行者

  神奇妙地帶領了念慈和愛珠投身於家新基層事工的服侍裡,以他倆特殊的經歷來激勵也有相同遭遇的夫婦們。從來自我認識和反省都會經歷痛苦,拆毀和重建是要付出代價的,然而,唯有當我們願意不斷讓神修剪我們的生命,我們倆才有資格成為別人生命中的同行者。整個專訪,我從他們偶而觸碰的眼神裡,領會到他們都有著同一的目標,由他們彼此對話的聲調中,感受到他們已掌握進退的節奏,當他們倆拖著女兒的小手道別時,同樣也知道神的手在牽引著他們的家庭,為更多的家庭帶來生命的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