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與人際關係   

我生於一個香港仔漁民家庭,一艘小小的漁船就是我的家,我喜愛與父母出海捕魚的日子,那裡可看到水連天、天連水,一望無際的大海。每當出海,我總喜愛站在船最高的位置觀看風與浪。風給予我一種速度及力量的感覺;浪給予我挑戰和刺激的感受,而且我還有種天賦的本領,就是無論風有多大、浪有多高,都未曾有暈船浪的記錄。

小時我有兩個花名,分別是「麻包雄」及「沙膽雄」,兩個花名都給人有一種江湖大佬「膽正命平」的感覺,是屬於那種不好惹的人。我自小都有種「唔輸得」的性格,當我感到別人向我挑戰時,無論如何都要勝過他。我還記得小學二年級剛轉校的第一天,我身為一個外來者,進了班房不足十分鐘,便與比我高大的同學打起架來,相方打得很利害,最後我卻被打暈了;但我不因此而感到害怕這位同學他,反而是找機會要對方求饒,要知道我是如何的強、如何的不好惹;同樣如果遇著是困難的事情,我會盡量找出辦法去克服它,困難不會成為我的難阻。

想不到這種好勝不認輸的性格,不知不覺暗暗地影響我一生,婚前我喜愛攝影,曾經在一次攝影比賽中,可以在黑房廢寢忘餐工作三十多小時,只為了完成一幅滿以為可以勝出的參賽照片。

在我的水產養殖生涯中,亦顯出這不認輸的性格,為了找出更好的養殖方法,不甘於傳統的操作,四出找資料,圖書館、書室、上網,只要是有關水產的事情,總渴望知道多些。故此,我常常忘了身邊的太太及家人,他們的需要及感受,總不及我的事業和好勝的心來得重要。

還記得98年四月水產養殖業發生史無前例的「紅潮」風暴,整個南中國海都受到一種有毒的微生物海藻影響,絶大部份的養殖魚類均被毒害,這令我產生莫大的挫折;心想過去風和浪我都不能阻擋我,我為甚麼要讓小小的海藻,令我失去養殖的事業?為了勝天,並且不再受天然環境操控我的事業,便積極研發室內養殖方法,便與朋友發展工廠式養殖。在整個過程中,我投入到一個地步,幾乎完全忘記家人的需要,心裡只有成功成功,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家裡的事甚少過問,直至年老的爸爸向太太投訴,他已有十八天未曾見過我一面,我才有少許的醒覺。可想到身為我的太太,她的心裡感受,又會好得那裡去?

雖然事後證明我能勝天(不被海藻影響),但卻勝不了人,工廠式養殖計劃雖成功,但卻被夥伴出賣,他們利用手段,出售公司獲得盈利後,一分錢也未能落在我的口袋中,使我所投資的時間、金錢、精力、心血變成一無所有。當然心裡難掩不忿的情緒,而被我平日忽略的太太卻要承受這些情緒,但我的太太打從結婚以來,未曾聽她說句埋怨的話,這令我更感慚愧。

今年是我與太太結婚二十周年,回望過去的婚姻歲月,若不是神的恩典和她太太的包容接納,我想我倆的婚姻必出現各種困難,但願自己在未來的歲月,能不斷自我反省,脫離那「唔輸得」的心態。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陳醫生乃「國際家新」董事。他生於香港,在一所孤兒院長大。中學時移民美國,勤奮好學,先後榮獲普林斯頓大學學士及哈佛大學醫學博士。曾任維珍尼亞醫學院內科教授,後進加州大學三藩市醫學院心臟科深造,畢業後任職加州凱撒總醫院,現任該醫院副院長。

1991年「家新」首屆家庭渡假營開始至今陳家每年都參加。1997年受訓成為帶領夫婦。2003年被邀加入董事會,用他多年行政經驗在「家新」事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