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期-一團和氣   
     天恩節慶天倫樂     

陳耀南
1941年生,哲學博士,香港大學榮休及榮譽教授。曾任教英華書院及理工學院。已刊書籍四十六種,居港半世紀,移民澳洲十餘年。1996年4月21日受浸於澳洲播道會。

陳耀南博士對中國文化及哲學素有研究,今次《天倫樂》邀請他從基督教信仰看中國傳統節期,並闡述中國人執禮之道,好讓年輕一代在這方面有更深認識。以下是訪問的內容:


問: 中國人重視家族關係和傳統節日,藉節日聯繫親友,維繫關係。當中尤其看重農曆新年,互訪拜年。這與猶太人重視逾越節(猶太人新年),有異曲同工之妙(參路二41-42;出十二1-2、24-28)。可否述說一些中國人看重節期的有趣例子?

答:對家族與節日的重視,原是古今人類社會通性。華人一向以農立國,自周以來宗法社會倫理觀念綿延至今,所以特別珍貴「家族共同過節」的溫馨與歡樂。春夏耕種培育,秋冬收成儲蓄,慶賀本年、預祝來年五穀豐登,特別是冬至及元宵之間一段日子,旅外者紛紛回鄉,共享天倫之樂、社群之趣、祭告祖先、教勉兒孫。

此外,炎夏端午,有民間體育之龍舟競渡,集體衞生之防疾消災。初秋七夕,慶牛郎織女「金風玉露一相逢」,祝禱人間的婚戀美滿。中秋佳節,祈願親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凡此種種,例不勝數,都是造物主恩賜人類的「希望」與「溫暖」。這些傳統文化之有待成全者,在於普遍認識福樂之最後根源、最高主宰在於獨一真神而已。


問:新一代的年輕人越來越不重視拜年的習俗,視農曆新年假期為休假享樂的日子,多有到外地旅遊避年,以致家族親戚關係疏離。聖經教導我們當看顧親屬,尊敬年長的(參提前五1-2、8;利十九32;箴十七6,二十29),我們應否重申傳統文化節期的意義,以倡導年輕一代看重與親屬的關係,學習尊敬長輩?

答:現代資訊發達,交通方便,平時相見容易,而又生活繁忙,所以趁假期休暇旅遊,而漸漸倦於「拜年」,實在是情理之常,不足為怪,而又無可避免。反而,人際關係疏離,隨個人沉迷於電腦虛擬世界而更甚,大廈群居,各固門戶,長久比鄰而竟不相識。古人所謂「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似乎變成神話!不過,幸好現代屋邨大廈管理,社區文娛康樂組織工作之推展,這方面也漸見改善進步,基督徒在此更大有實踐「榮神益人」信念的空間與機會!

現代工商業社會對功利、效率、進步、個人權益等,更加重視,強調去除「人情」的負面因素,可惜往往矯枉過正而忽視其正面價值,對難免表現得「衰退」、「落後」的長者,於是疏淡、背離。其實,「感恩報本」也是上主恩賜人性的良好一面,倘非如此,我們也不會認識、感謝上帝,不會遵行聖訓,孝敬父母,愛當然包括親屬長輩在內的「姊妹弟兄」。

問:另外聖經中有關尊敬年長者的教導,如子女要在主裡面聽從父母;子女長大結婚,嫁娶後要離開父母,與配偶二人成為一體;又論到「作父母的不要惹兒女的氣」種種,與中國人傳統儒家禮教之長幼有序理念,有甚麼相同和不同之處?

答:「在主裡」三字極重要,也是傳統中國孝道和基督徒遵守「當孝敬父母」誡命的不同之處。人是軟弱的,社會尊重(甚至偏重)那個身分、階層,所屬的人就不免放縱。中國自漢至清,二千多年來歷朝都是稱奉行儒家之教,「以孝治天下」,好的影響當然有,可惜愚孝的愚行甚至悲劇也不少。為父母者也是凡人,也很容易會權力中毒,禍患不在令人髮指的不孝罪行之下!今天福音廣傳,最好(也最應該)是「在主裡」父慈子孝了!

問:今天廿一世紀,道德淪亡;重建家族、親戚的親密關係,多製造機會讓年輕一代與長輩、親戚共聚,彼此認識,加強連繫,對年輕一代學習長幼有序、尊敬長者有裨益嗎?

答:當然有裨益,要注重的是實踐理想的有效方法。讓我們共同努力吧!

 

* 叔伯的子女稱叔伯兄弟 / 堂姊妹。再疏一些,稱堂兄弟 / 姊妹、族兄弟 / 姊 妹。
* 姑、舅、姨的下一代,稱表兄弟姊妹。
*稱配偶的親人,加一「姻」字即可。
* 眾姊妹之各丈夫,稱襟兄弟。 * 丈夫之父母,稱翁(古亦稱舅)、姑;妻之父母,稱岳父(丈)、母。
*已逝者,尊輩加「先」字,平輩以下加「亡」字。 〔編按:有關更詳盡的名分稱謂,可參考作者著作《應用文概說》,波文書局,頁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