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期父母同心孩子樂   
     面書朋友     

曦訴
剛剛過了人生上半場,閒時喜歡發白日夢,愛跟天父說稍稍話。回應天父呼召,多年來服侍青少年和兒童,與他們同行、同笑、同哭,是眾人的「媽打」。

 大兒子開始有自己的「面書」,慶幸他add我做common friend,我第一時間accept,深恐未來的他「唔受我玩」。我聽到部分「過來人」家長教路,不要在子女「面書」上作任何comment / like的行為,以免他意識到自己的存在,要定意做個「隱形朋友」。然而,又有其他家長朋友告訴我,子女不會只有一個面書戶口,add你做朋友的那個戶口是「凍結」的、是「唯讀」的,只是讓我們有個渠道向他們表達一下,子女們真實的社交生活如何,我們是無法知曉的。

聽罷兩組家長的教路,還是弄不清誰的「章法」較高,但無可否認,自己寧願選擇後者,起碼,我總也算是「堂堂正正的朋友」。如今,只好輕嘆一句,做少年子女的父母甚艱難。

由於丈夫及自己均在八月生日,適逢是每年一度的全港性青少年活動,因此過去幾年的牛一都在EXPO度過。今年丈夫生日,一班年輕人為他在EXPO舉行一個簡單「慶生」活動,三十多人在接待處附近留影,一如以往,相片鋪在「面書」上。隔了數天,返回辦公室(我在另一所教會做兼職幹事),同事們對我說:「你兩公婆真威,全場五千多人為你們慶祝……」我嚇了一跳,心想:為何他們會知道的呢?這可真算是私人事件啊!這部分的生活我沒打算給他們知道啊!同事們回應:「我們是common friend呀……」雖然我對此一知半解,卻清楚意識到,任何事件、任何相片、任何感受,一旦在「面書」上曝光,我的朋友、我的朋友的朋友、我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其實已經不知道是誰了)都會知道,現今真的是地球村了!……明白了!明白了!茅塞頓開!每個人都有很多不同的朋友群,為何我們接納自己面對同事時,有一類話題;面對教會弟兄姊妹時有另一類話題;面對家人伴侶又有另一類話題;但就不能接納少年子女有幾個面書戶口呢?為何我們會不安呢?

近年流行whatsapp,差不多每人每時每刻都在「低頭」、「撥手」,甚至可以一邊開會,一邊whatsapp傾偈,自己也是其中一分子。Whatsapp有一個很受歡迎的程式──開設群組,同一時間裡,可以最多50人chit chat,十分方便,夫婦我倆和大兒子也開設了家庭群組,方便聯絡溝通。

記得一次在朋友允許的情況下,參閱了他們的家庭群組,現節錄部分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對話:

姐姐:你睇這是一味咩?估中有獎!(附圖是一碟黑色,狀似肉餅的東西。)

弟弟:便便,WAKAKAKA!

爸爸:咩都唔緊要,一定好食。

姐姐:多謝你支持我再讀書,知道你諗住安享晚年,點知依家又要繼續捱落去,多謝你。

弟弟:喂!家姐!咪講到好似冇你唔得咁bor,頭家我都有份,我都出身啦!份工收入好好⋯⋯

爸爸:唉!今日畀老細照肺⋯⋯又唔係我做錯⋯⋯激死人⋯⋯

看罷這個家庭的對話,心裡一陣暖流。他們可以無所不談,毫無保留,愛、支持、諒解充滿著這個家庭。反觀我們的家庭群組,通常出現的只是「今天回家吃飯嗎?」、「我大約十時左右回家」、「起身未?」等等這些「資訊」。為何我們的群組對話內容,與他們的群組對話內容有天淵之別?仔細思量,我反問自己,我真的願意讓兒子知道自己的軟弱、掙扎、失敗嗎?上述這位爸爸語重心長的說:「你唔講,又點知佢唔明呢?又點知佢一定接唔起呢?……你唔講,佢咪又唔講囉……」明白了!明白了!茅塞頓開!「表白」才是溝通的開始,為何我們總是認為少年子女有意隱瞞,但又沒有發現自己收藏自己呢?

「彼此相愛(尊重)」,是神對我們的吩咐;不但年幼小夥子需要學習,我們作父母 / 長輩的,也同樣需要。子女踏入青春期,開始建立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圈子,為何我們作父母的會若有所失呢?我們可是擔心失去他們嗎?讓我都學習尊重孩子,定意相信他也愛我,我永遠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壹四18上)我愛我的兒子,兒子也愛我,我在他面前可以失敗,可以軟弱。讓我學習向兒子「表白」,讓他知道我的壓力、掙扎,好成為我的「代禱者」。

爸媽禱文

神啊﹗求祢用祢無條件、不止息的愛來充滿我,讓我帶著勇

氣、信心去面對這條未知前景、滿有挑戰的為人父母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