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期「建立孩子的领袖品格」   
     怎样培育未来青少年领袖     

锺立光牧师
锺牧师,但身边人更喜欢称他锺Sir,较亲切和「贴地」。除正职外,喜爱阅读、入厨、种花、养狗(收养了3只唐杂狗)。结婚三十载,有一女一子。坚持信仰必须百分百「贴地」。喜欢用口多过用笔。

教会面对的青少年牧养挑战
  今天的青少年就是明天的领袖,这句话不但适用于社会,在教会内同样合用。根据艾力逊(Erik Erikson)的成长八阶段理论,青少年期是人生成长中一个非常关键时刻,称为「身份探索期」(Identity search),意思指在这阶段,如果青少年能找到自己的身份,未来的人生道路便会较为畅顺;否则,便会产生身份混乱的危机,影响将来的人生路向。所以能在这个阶段帮助青少年找到人生方向,是教会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一直以来,教会都相当重视青少年事工,所摆上的人力和资源也不少,亦曾经见到教会青少年事工的蓬勃兴旺,但这已经是过去的历史。根据香港教会更新运动的教会普查资料显示,近五年香港教会内的青少年流失率相当高(45.6%),当中包括不少「信二代」(13.7%)。因此,在思考如何培育新一代青少年领袖之前,必先要处理及堵塞青少年信徒流失的情况。

教会青少年流失的原因及回应
  根据美国教会数据及本地教会资料显示,教会青少年信徒流失的情况已经相当严峻,我们如果不能即时作出有效回应,其结果是令人极忧虑的。总的来说,青少年信徒离开教会有下列因素,现试就这些因素的成因及如何回应提出一些个人的想法。

  1. 从「二手信仰」转化为「一手信仰」
  由于父母都是基督徒,因此「信二代」从小便返教会:崇拜、主日学、团契……这便成为他们的日常成长经历。在信仰历程中,「信二代」非常被动地和惯性地接收基督教信仰的教导。他们非常顺服地领受了教会的薰陶。他们头脑上都被装载了圣经知识;唯一缺乏的,是个人反省及将所知的转化为个人的内化信仰。同时,「信二代」亦缺乏第一身的信仰经历,因此,他们的信仰便经不起挑战和考验。当「信二代」进入大学校园或职场时,很快便被世俗化的思想潮流击倒,成为信仰的逃兵。

  2. 从「离地」到「贴地」的信仰
  福音派教会一直坚持「纯正的道」是信仰的核心和基础,这是非常正确和值得坚持的传统,亦合乎圣经教导的(提后二15)。但由于过份倾向如何正确及专业地诠释圣经的内容(correct interpretation of the text),渐渐地忽略,什至是忘记了「道」在生活中的表达和应用(relevance of the context)(约一14)。结果,「道」便被抽离于所处环境的适切性。对青少年信徒来说,信仰变得只能在教会中实践,而面对社会的问题和挑战,例如占中运动应该持守的立场,便显得苍白和无能为力。正如神学家巴特(Karl Barth)所言,今天的基督徒必须右手拿圣经,左手拿报纸,才可以有效地游走于天国(Kingdom of God)和世界(Kingdom of man)之间,使信仰生活与日常生活接轨。

       3. 从看重数量到强调深度的信仰
       根据香港教会更新运动的估计,香港教会名册上的基督徒人口约有40万,但是我们的生命能否对社会产生相应的影响力?马太福音第五至七章的登山宝训中,主耶稣教导我们,每个基督徒都是门徒(Every Christian is a disciple),而门徒生活在世上的身份就是盐和光。盐和光都有下面的特质:(i)它们是生活的必须品,世界没有了它们,便会失去光彩和味道。今天,我们作为主的门徒,是否真正清楚和肯定在世界上所担当的关键角色?抑或妄自菲薄,以为我们的存在是可有可无,以致我们失去了应有的影响力呢?(ii)它们的影响力是被人看得见和感受得到的。今天,我们对社会的影响力在哪里?我们必须重新强调门徒的生命素质比数量更重要,我们再不要以建立超大型教会(megachurch)为我们的目标。

教会的盼望:青少年领袖的培育
  上述带出了青少年信徒流失的现象及成因;从积极层面看,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如何有效培育新一代的青少年领袖,以至他们可以牧养未来的世代。面对后现代的青少年,上一代的培育模式,基本上已不合用,我们是时候要走新路了。
  
  1. 一切从关系开始
  今天的青少年虽然成长于通讯媒介多元化和极速的世代,但心灵深处,他们仍然渴望一种「埋身」的牧养关系。这点主耶稣给我们非常好的参考。主耶稣有十二个门徒,但是他并没有一套齐全的培训课程,而是透过三年时间与门徒朝夕相处、共同生活来培育门徒的生命。门徒每天借着观察、答问和生命交流,渐渐领会主耶稣的服侍模式,这正正是我们在教会内不断高调呐喊,但从来很少实践的「生命影响生命」模式。因此,今天不论任何形式的领袖培育,必须以关系为起点,而建立关系的先决条件就是时间上的投资。没有时间,就没有关系,不要再受骗了,世界上只有quantity time,而没有quality time。

  要建立关系有两个先决条件:(i)足够的时间沟通和相处。主耶稣也要用三年时间培育十二门徒,难道我们比主耶稣更利害吗?学生不能高过先生,我按个人经验建议,培育一个领袖至少要一年时间才足够。(ii)建立关系必须要互相信任、彼此坦白,因此,培训者本身必须有愿意分享自己生命的心。

  2. 以生命同行代替课程
  香港教会从来不缺乏领袖培训课程资料,但是一套套的课程、一次次的培训班,为什么总是不能培育出真正的领袖?根据个人的观察和体验,真正领袖的培育是不能借着课程而能够达标的。所有课程本身都有先天的限制:(i)课程的设计基本上是知识的传授,是概念性的,是理性上的训练。如何将课程转化为个人经验和内化,并非一般课程能够提供。(ii)课程的设计都假设每个人都有同等的吸收能力,所以不能达到因材施教。因此大部分的情况下,都不能培育出成为教导别人的人(提后二2),这是非常可惜的,因为这正是领袖培育的最重要目标。

  因此,要有效培育领袖,培训者必须愿意聆听受培育者的生命故事,然后以个人生命经验回应,之后再加上圣经经文指引。所以,培训者的角色比较像一个「生命师傅」(spiritual mentor)。
  
      3. 质比量更为重要
  基于上面两个考虑,个人认为同一时间培育者只能够有效培育三个受训者。由于以同行者身份培育,加上没有一个基本课程,培育内容要按被培训者的性格、成长经历和属灵程度而设计,所以是要花相当多时间和心力的。

  4. 对受培育者的委身要求
  要如何选择受培训者?最重要的条件是一个愿意委身的人。委身于受培育成为一个助人者,愿意开放生命给上主陶造,愿意受培育者教导,愿意学习聆听,愿意分享生命。

  一直以来,香港教会的领袖培育缺乏成效,一方面由于我们在概念上的错误,包括过份迷信课程式培训,太过急功近利,重量多于质。另一方面,我们忽略了生命培育是要埋身接触及开放自己的生命,这是令人缺乏安全感的,以致我们未必愿意走这一步。但是,如果香港教会期望有更美好的明天,我们就必须重新学习,以新瓶新酒培育这一代青少年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