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界外   
     英年早逝     

英年早逝

吳庭樑

駭人新聞

嘩!這題目相當嚇人啊!且看報導:「在近五年內,北京大學和中國科學院有一百卅五位教授死亡,他們的平均年齡為五十三點三歲。」 ( 北京晨報 ) ;全國每年至少有百萬人「過勞死」 ( 瞭望東方週刊, 07/2006) ,百分之七十的知識分子瀕臨「過勞死」 ( 中國人才發展報告 NO.3 , 2006) ,「中國知識分子平均年齡為五十八點五歲,而北京知識分子的平均壽命從十年前的五十八至五十九歲降到調查時的五十三至五十四歲」 ( 中國法制晚報, 14/07/2006) ,這些精英都是在拼搏中成功,卻是英年早逝。

猶記得中國開放初期,已有這類題材的寫實電影,例如《人到中年》講述中年人早死。一位中年女醫生,為事業及家庭而盡責,結果身心疲累,幾乎耗盡而死 (burnt-out) !這些都是知識份子,大多正值盛英年,正義負責;對工作認真,服務熱誠,盡心竭力,任勞任怨;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矣!想不到近年這現象,仍是嚴峻,值得關心。

至於本地又如何呢?眼見近年「教改」 ( 教育政策改革 ) 下,一批老師也面對相當沉重壓力!月前一個「工作時間」調查,結果發現老師每週工作大多超過七十小時:備課、上堂、改卷、行政、輔導、訓導,還有些要為學校「推銷」招收新生。還有,原來每位老師必須參與既定的學生課外活動;另外,近年熱門的「通識科」教學大行其道,老師們少些進修都不可。假若是宗教學校,更有信仰小組、團契、宗教週得參與和推動;倘若是雙職家庭,家事又往往不知如何兼顧,這種情況下,怎麼不累死呢!筆者有一位同學,任職老師時天天肚瀉,離職後抑鬱病也不藥而癒。其實,不少其他專業人士,像銀行、會計金融界也是如此。人的 精力有限,當責任千斤重,工作無窮無盡時, 壓力、擔子、包 袱便會一浪一浪接踵而來,實在不易應付,難怪中年容易耗盡而死!

重塑工作觀

生命很寶貴,人生的目標是什麼呢?是否值得為工作而亡而死?是否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呢!作為親人朋友,或教會信徒 、 弟兄姊妹,我們得切實互相守望,彼此關心和支持啊!但願以下一些反思能帶起關注。

一.工作觀及價值觀的重整

是時候重新肯定人生價值 、 個人目標、使命和抱負了。每個人不必是救世主,任何工作都非得一人包辦,甚或非君不可!當然,敬業樂業,理當盡責「做好份工」!倘若肯定這工作是人生最重大異象,又身負重任,甘願為此傾倒生命,也在所不惜,就像憂國憂民的元首、為國捐軀的烈士、為報主恩甘願被視為癲狂的使徒等等,若這樣領受,便去做吧!否則,值得三思,好像有人不為五斗米折腰,放下高薪厚職,甘願微薄薪酬,過簡樸生活,只為爭取屬於自己的時間和空間給家人親屬!又或走出建制機構公司,為理想創業,成立中小企業,總之過一個自己喜歡的生活,做一些屬於自己的工作。又有些在經濟條件容許下,返回家中照顧自己的孩子,把個人最好的光陰、訓練、學識栽培自己的下一代。始終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不應佔據了整個生命!活著是為了工作?抑或還有其他目的呢?先弄清楚個人信念,深信工作也會開心些啊!

二、尋求工作的均衡和持久性

俗語說:長命工作長命做。像《成功有約》一書提到的原則:「做最重要的事」,那些非緊急 、 緊急但不是最重要的,暫且放下。所謂「精明工作,勝過勞苦工作」 (not work harder, but work smarter) ,不必事事介入或干預,親力親為不是不好,但若以為非我莫屬,惟我獨尊,便是走進死胡同了。分工、分權、信任、隊工、伙伴合作、互相交代、建立共同目標和理想信念等一些基本管理知識,值得採納。

三、學會運用和分配時間

工作上的忙,有時是惘,是迷失方向和混亂所致。今天在「你忙我忙,有誰不忙」的社會形勢下,更催迫我們學會掌握和運用時間。雖不必人人日理萬機,但善用光陰則人人當遵行。有時「偷得浮生半日閒」,在狹縫中爭取分秒,在零碎時間中把握機會,例如乘車乘船、等人輪隊中,也可拿起書本雜誌來看,又或運用手機回覆電郵短訊,多麼省時呢!另外,在地鐵或火車廂中讀經親近神,是多麼美麗的事呢!這樣善用現代科技,也可助我們一把,促進工作效率,實在值得多思想啊!然而,忙中需有序,忙中也需要安靜時間。若能分配一些時間,放下繁瑣工作,個人退修,面對自己,與神獨處。親近神,在寧靜中得力,然後再戰江湖,也是紓緩繁忙和壓力的秘方呢!

但願我們有健康的體魄,可長久又有果效地事奉神,這樣神得榮耀,人得造就,就於願足矣。

(作者為基督教基恩會主任牧師)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