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的困惑   
     同性戀的衝擊     
Untitled Document

同性戀的衝擊

主題

何志滌

背景

  最近為女兒填寫申請某證件的表格的時候,突然發現父母資料中,除了姓名和年齡之外,卻多了一項「性別」。當時我的心中感覺很奇怪,也感覺到是多此一舉的資料收集,父親不是一定是「男」,母親不是一定是「女」嗎?當時我也不以為然,也順服的填上父親是「男」,母親是「女」。

  傳統的觀念中,除了獨身以外,男大當婚和女大當嫁是很自然的。可是過去一段日子,西方社會對傳統觀念發出很嚴峻的挑戰,就是「同性戀」,而這挑戰亦開始在香港出現。先是討論同性戀是否犯刑事及現今的反性傾向歧視條例。

先天?無知?刺激?精神病?

  在牧會的十多年,也曾遇到一些「同性戀」的個案。初期的個案全部說自己是「先天」的,雖然知道不是正常,卻不能控制,因為自小已不喜歡與異性相處。另外,這幾年也會聽到一些沒有作實的論點,在同性的學校中比較會出現同性戀,這可能是出於無知。當然,我相信人在自我的放縱下,尋找「新」的刺激,嘗試同性戀也會有可能。在醫學上,有同性戀傾向的人也屬於精神病的一種。作為牧師,當我面對這些個案的時候,大前題必須肯定「神愛世人」,既是「世人」,也包括有同性戀傾向的人。

香港社會的接受程度

  十多年前香港曾經討論同性戀非刑事化,其實這已間接對同性戀是有所鼓勵。在這十多年的演變中更推向要立法禁止歧視同性戀者。絕大部分的論點都會以「先天」或是「個人選擇」,除了不妨礙別人之外,這也是生活方式的一種。這論點連某些基督徒團體也認同。假如這論點被接納,香港將會與西方社會在這觀點上愈發接近。

同性戀所帶來的問題

  同性戀(正確來說是指同性性行為)是一個健康問題,因為男同性戀乃國際認可的愛滋病七個高危族群之一,以及愛滋病有「空窗期」的事實,危害紅十字會確保接受輸血人士安全的機制。

  同性戀是一個倫理問題,因為若贊同同性戀,很容易引申出「濫交」的情況。若有人投訴因為婚外情或嫖妓而受他人批評,是否又要特別為他們立法呢?或許要在教育指引寫明濫交或嫖妓是天生性傾向,需要尊重,甚至認同嗎?

  同性戀是一個家庭問題,同志團體F Union會長指出,近年發現愈來愈多中年婦女有性意識醒覺,婚後才發覺自己是同性戀者,結果是離婚收場,若有孩子便帶著孩子與同性伴侶同居。社會福利署發言人表示,不會拒絕任何人申請領養兒童,只要能符合基本要求,包括年滿二十五歲、有固定職業、處事成熟和有穩固的婚姻關係等,可是卻不會查詢領養者的性傾向,若讓同性戀者領養兒童,兒童在同性戀家庭成長會面對很多壓力和因受歧視而產生自卑感。

如何面對?

  基督信仰對同性戀一直是持反對的觀點。聖經明顯是反對同性戀(創十九5-7;羅一26-27;猶7)。比較痛心的是在醫學精神科對同性戀也列入是病態的一類(DSM4),居然也有掛上基督教名義的團體會接受反性傾向歧視條例。作為牧者,我肯定「世人都犯了罪」(羅三23),神卻愛世人(約三16)。基督徒只是願意悔改和蒙恩的罪人。我們並不比有同性戀傾向的人好,我相信神肯定愛他們,我們也應愛他們,因為基督信仰的核心是「愛」。不過,這是一種有原則的愛,絕不是溺愛,否則耶穌基督不用到世上,背負世人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讓人從罪的捆綁中被釋放。

  所以我們要愛罪人,卻不能放縱人繼續犯罪。作為父母,若發現子女有同性戀的傾向,不要只是責備,應該盡力的與子女溝通,甚至向有經驗的機構、精神科醫生和教會求助。另一方面,教會也不能只是審判同性戀者,更要為他們禱告,求大能的神幫助他們、醫治他們。除了褻瀆聖靈的罪之外,沒有一種罪是不被赦免。

結論

  同性戀不是容易解決的問題,只有雙方能排除敵意,共同面對它。基督徒的優勢是我們所相信的上帝,祂仍然是坐著為王,祂是滿有憐憫和慈愛的上帝。我的禱告是祈求神給予我們智慧和能力,曉得如何幫助同性戀者。也祈求同性戀者願意被幫助,從這種性傾向中釋放。

(作者為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主任牧師)

參考網址:

    1. www.warth.com
    2. www.leaderu.com